虽然,她真的是一个很特别的女人……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2
  • 来源:好吊妞这里只有精品

  虽然,她真的是一个很特别的女人……

  “我脾气本来就很好了。”唐盼儿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。

  袁玄翼收回思绪,聪明的不回应她的话,反正她脾气好不好,他心里知道就好。

  “不过,你这个京极总裁真的很闲耶,三不五时就找我去玩,你都不怕公司倒喔?”她狐疑地睨视他,怀疑他真的是日理万机的总裁吗?

  除了白天他常带她到处逛不说,就连晚上他也会突然找她出去,有时是去吃消夜,不然就疯到带她去看晚上的大海。

  而今晚,他就突然约她到阳明山上数星星,夜幕下,紧星点点,望着星空,会觉得那些星星近得似乎伸手就能触及,美极了。

  “我说过,我有优秀的员工,真有重大事情,秘书会打电话通知我。”

  他低头为自己点根烟。

  “倒是你,身为婚友社的负责人,我看你也蛮闲的嘛!”他促狭地朝她眨眼,把她的话丢还给她。

  “我也有优秀的员工呀!”唐盼儿朝他骄傲的挺起胸脯,“而且,我只负责介绍男女认识,至于日后的相处问题就得靠他们了。”她只是介绍人,至于能否开花结果,就不关她的事了。

  “对了,我一直很想问你,你怎会开婚友社?”刚听到她的职业时,他真的吓了一跳,他猜过她的职业,却从没想过婚友社这个行业。

  “婚友社不是我开的,是我姨婆的,我从国中就在那里帮忙,大学毕业后,姨婆就把婚友社丢给我,自个儿跑去环游世界了。”她坐到草地上,曲起腿,粉颚抵着膝,看着星光闪烁。

  “你父母呢?他们没反对?”透过烟雾,他微微眯起俊眸,跟她一起欣赏着星光。

  “他们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车祸去世了,我是我姨婆养大的。”她缓缓闭上眼,感受微风轻拂,声音在宁静的气氛下更显轻柔。

  注视星光的俊眸移到她身上,一抹惊讶自眸底掠过。“抱歉,我不知道。”袁玄翼低声道歉,不知道自己随口的问话,竟碰到她的伤心处。

  “有什么好抱歉的?”唐盼儿睁开眼,好笑地转头看他。“我姨婆很疼我,我过得很幸福、快乐,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遗憾呀!”她只是少了父母陪伴,可该得到的疼爱、快乐,姨婆可没少给她。

  “也是,看得出来你很快乐。”袁玄翼低头轻笑,将烟捻熄,走到她身旁。

  “当然,人生那么长,当然要快乐的过罗。”整天哀哀怨怨的,那她可受不了。“不过,还是第一次听你跟我道歉耶!”扬眸看向他,唇畔凝着一抹得意。

  这家伙平时拽得很,就连把她气得哇哇叫也从没说过一声对不起,没想到这次却听到他说抱歉,真稀奇。

  “我又不是你,明知错也死鸭子嘴硬,死也不肯软下态度。”标准的女王姿态,即使错的人是她,还是要别人给她台阶下,才肯摆出好脸色。

  “哪有!”哼!就算是事实她也不肯承认。“喂,你没事带我到阳明山,不会就是来看星星的吧?”

  “是呀,不好吗?”袁玄翼低头看她,俊眉轻挑,薄唇噙着一丝笑意。

  “先生,我明早还要上班,很忙耶!”悠闲个头,等她明早起来就要哭了,“你可以闲,我可没那个命。”

  她拍拍裤子,站起身,走到跑车旁,从车里拿出方才到商店买的零食,挑出一罐梅酒,再拿出一罐啤酒丢给他。“接着。”

  袁玄翼接过啤酒,顺手拉起拉环。“怎么?你明早有事?”他记得她的工作时间弹性很大。

  “嗯,我帮一对男女约早上九点见面,一起吃早点。”唐盼儿打开一包饼干啃着,再配着又酸又甜的梅酒,吃得津津有味。

  “唔。”袁玄翼想了一下。“那你后天晚上有事吗?”他走到她身旁,也拿起一片饼干放进嘴里。

  “后天晚上……”唐盼儿低头想了会,“没吧,干嘛?”她扬眉看他,不懂他问这个做什么。

  “陪我参加宴会。”仰头喝着啤酒,他低声说着。

猜你喜欢

话说到一半,他却立即停住,歉疚的低下头,跪下身子

话说到一半,他却立即停住,歉疚的低下头,跪下身子。“王,您一定已经知道一切了吧。”凯森闭上眼,自动请罪,“这一切都是我做的,亚瑟爵爷的死也跟我有关,还有希雅……”“凯森,够了。

2020-03-04

我不要你的抱歉,我不要——”倏地,女人转头瞪向她。

我不要你的抱歉,我不要——”倏地,女人转头瞪向她。“都是那女孩的错,都是她的错,都是她——”吓!?***“娃娃了娃娃?”罗杰轻拍着她的脸,“娃娃,醒醒。”从刚刚就听她不停呻吟,

2020-03-04

该死!”火浦夏迅速回击,再度往他脸上挥拳。

该死!”火浦夏迅速回击,再度往他脸上挥拳。“我说过了,你敢伤樱一根寒毛,我绝不会饶过你。”闪过拳头、慕梵离也跟着回击,反正他心情也很不爽,要打是不是?他奉陪!“你懂什么!什么都

2020-03-04

别挣扎了。你挣不赢我的。”完全不觉得自己有何不对,慕梵离仍然笑得得意

别挣扎了。你挣不赢我的。”完全不觉得自己有何不对,慕梵离仍然笑得得意。椎名樱深吸口气,懒得跟他辩了。“放开我,我会自己走。”对他,她真的没辙,只能顾他意。“ok。”慕梵离放开她

2020-03-04

咬着唇,她轻扯着他的衣服。

咬着唇,她轻扯着他的衣服。“嗯哼。”看她不安的模样,袁玄翼微微一笑,拉下她的身子,让她跨坐到自己腿上。“那他们有说什么吗?”低下头,她小声问道。“没,我爸、妈很开明,不会约束我

2020-03-0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