咬着唇,她轻扯着他的衣服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76
  • 来源:好吊妞这里只有精品

  咬着唇,她轻扯着他的衣服。

  “嗯哼。”看她不安的模样,袁玄翼微微一笑,拉下她的身子,让她跨坐到自己腿上。

  “那他们有说什么吗?”低下头,她小声问道。

  “没,我爸、妈很开明,不会约束我。”抚着她的发,凝视她的眸光温柔。“而且,我相信方才那一幕,他们对你的印象一定会很深刻。”俊眸扬起戏谵,他打趣道。

  “去你的。”唐盼儿白了他一眼,小手用力在他肩上捶了一记,却也忍不住笑了。“那你爷爷呢?”她记得房门外除了他父母外,还有他爷爷。

  “呃。”袁玄翼迟疑了下。“我爷爷他有点顽固,比较不好沟通。”他说得很委婉,可唐盼儿却立即明白他的意思。

  “那你爷爷看到方才那情形……”她顿住不语,可以想像他爷爷对她的印象是不会好到哪去了。

  “别想太多。”他在她额上轻轻一吻,安抚她的心情。“你先待在房里,我出去和他们聊聊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她躲在房里,这不太礼貌吧?

  “我跟他们沟通好了,再叫你出来。”她心里的不安已经够深了,要让她再听到爷爷的话,他怕她又会钻牛角尖。

  “嗯。”唐盼儿想了下,才同意地点头。

  “乖。”袁玄翼摸着她的发,低头轻吻着她。吻够了,才不舍的抱起她,让她坐在床上。

  “乖乖待在这里等我,别乱开门。”他想他房里的隔音设备,应该可以阻隔外面的声音。

  “喔。”唐盼儿点头,看着他走出房间,并把房门带上。

  她眨着眼,看着合上的门,心里的紧张随着时间流逝而加深,明明才过几分钟,她却觉得像过了几世纪。

  最后实在受不了,顾不得答应袁玄翼的话,她悄悄步下床,将合起的房门轻轻打开一角。

 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

  袁玄翼走出房间,一抬眼就见父母担心地看着他,以眼神示意他注意爷爷的脸色。

  他微微一笑,轻松地走向母亲。“妈,你们怎么会来我这?”他亲昵地抱住母亲,在她脸上轻轻一吻。

  “就你爷爷从朋友那听到你交个女友,又看到杂志上的报导,所以想找你问问。”袁母勉强扯出笑容,示意儿子小心点。

  “那怎么不事先打个电话?如果我不在,你们不就白跑一趟了。”袁玄翼朝母亲安抚地眨眼,要她不要担心。

  “哼!幸好没打电话,不然我们还看不到那种画面。”一直没说话的袁家爷爷不悦的冷哼,一头白发整齐的往后梳,露出严厉的线条。

  “竟然就这样裸着身子,成何体统!?”袁圣寿瞪着孙子,一进门就看到那画面,气得他快心脏病发。

  “爸,你别生气,小心你的心脏。”袁父安抚父亲的情绪,以眼神暗示儿子,要他赶紧说好听话缓和场面。

  “爷爷,我和盼儿是男女朋友,亲热是正常的。”对父亲暗示的眼神视而不见,袁玄翼直言朝爷爷说道:“而且你们如果事先通知我你们会来,我相信今天的事绝对不会发生。”

  “敢情还是我们的错了?”孙子的话让袁圣寿的怒火更甚,声音也大了起来。

  “玄翼!”袁父瞪着儿子,没想到他竟然还火上加油。

  “爷爷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袁玄翼在心里无奈轻叹。“我只是觉得这事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,你看,爸妈还不是没怎样?”

猜你喜欢

男子吃了一惊,连忙小心翼翼把她的手放下来

男子吃了一惊,连忙小心翼翼把她的手放下来。“公子过来了!”不知谁一声喊。后堂里的人骤然微吃一惊,不约而同把目光落到慕容丑的身上。“公子不允许女人留在这里的,现在该怎么办?”其中

2020-04-12

慕容丑原本不知道大夫人的用意

慕容丑原本不知道大夫人的用意,只以为她是为了炫耀,为宰相府争光。后来才知道,大夫人的用意险恶之极。这大夫人故意把她会流萤双面绣的事情宣扬开去,为的就是让她在谎言被揭开之后,狠狠

2020-04-12

她是害怕过头了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只知道哭泣。

她是害怕过头了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只知道哭泣。叶宋愤怒地厉声喝道:“混账!你是怎么照顾夫人的,明知她体弱你还放她一人独坐在凉亭边上!万一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你以为你这个贱婢就能

2020-04-12

南枢临走时,笑着的眸子里

南枢临走时,笑着的眸子里,闪过一丝极不易察觉的怜悯和不屑。人一走,沛青对着那些珠宝首饰简直气得不行,拿起来就想扔去外面,道:“不就是一点破首饰吗谁稀罕啊,好像我们买不起一样,我

2020-04-12

纪星遥,你别给我敬酒不吃吃罚酒的!”

纪星遥,你别给我敬酒不吃吃罚酒的!”“……”“你别以为我不敢把你怎么样的!信不信我现在就……”“尹炫南,你干嘛!你放开我——”辛遥的身子猛然被他从地上扯了起来,往沙发那人多的地

2020-04-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