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挣扎了。你挣不赢我的。”完全不觉得自己有何不对,慕梵离仍然笑得得意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79
  • 来源:好吊妞这里只有精品

  别挣扎了。你挣不赢我的。”完全不觉得自己有何不对,慕梵离仍然笑得得意。

  椎名樱深吸口气,懒得跟他辩了。

  “放开我,我会自己走。”对他,她真的没辙,只能顾他意。

  “ok。”慕梵离放开她,“那请你走到我旁边,别走在后面,我怕你突然失踪,那我就对夏不好交代了。”

  椎名樱瞪他,不甘愿的走到他身旁,和他并步走进商店街。

  一进到热闹的街区,一大群人让她停住步伐,眉尖微微拧起,她不喜欢人群,尤其这种人挤人的地方,一不小心就会和人碰到,她更不喜欢。

  “放心,我不会让人碰到你的。”看出她的想法,慕梵离让她走在里面,以高大的身躯护住她,不让旁人碰撞到她。

  椎名樱一愣。抬头看向他。

  有点不懂他,明明是他强硬要她陪他散步的,可是现在却又温柔的护着她,方才的霸道彷佛是假的。

  发现她的注视,慕梵离低头看她。“怎么了?”

  她轻轻摇头。

  “没事。”收回看他的视线,她转头看着经过的店面摆饰,原本反抗的心理因为他的温柔而慢慢消失了。

  她就这样焦他护着她,两人不再有任何对话,而她的视线却透过店家玻璃窗所反射的影像,看着身旁的男人。

  他很引入注目。明明只是穿着简单的v领针织衫。搭配复古刷旧的低腰牛仔裤,可是却一点也不减他的俊美,透过玻璃窗,她看到很多女人都用爱慕的眼神看他,甚至连男人也不自主的折服在他的魅力之下。

  好耀眼的他,总让她的视线不自禁的放到他身上,明明很讨厌他的、明明不信任他的,可是……还是被他的耀眼吸引。

  垂下视线,心里掠过一抹复杂,她不懂这种感觉,有点酸、有点涩,还有一点点苦……

  “怎么沉着一张脸?”见她表情有点不对,慕梵离停下脚步,低头看她,“如果真的不想逛,那我们回去好了。”见她逛得这么不开心,他也没了兴致。

  “我没事。”椎名樱摇头。“反正都逛了,就继续吧。”

  慕梵离眯了眯凤眸,不喜欢她沉闷的表情,“你呀!总是这么不开心,不觉得难受吗?”

  他就是看不惯她总是不开心的模样,今天才会故意闹她,想逗她笑。

  惟名樱微僵了僵身子,倔强的抿着唇。

  “不觉得。”

  她的表情更让他想叹气了。

  “好吧,前面的精品屋蛮有名的,你要进去看吗?”

  “随便。”她无所谓。

  “那就走吧!”牵住她的手,他率先往前走。

  “我自己会走,不用你牵。”她低嚷,他却不理,她又甩不开,只能不悦的别过头,瞪着窗边的摆饰物。

  突然,一组精致的摆饰让她停住目光,脚步忍不住停下来。

猜你喜欢

男子吃了一惊,连忙小心翼翼把她的手放下来

男子吃了一惊,连忙小心翼翼把她的手放下来。“公子过来了!”不知谁一声喊。后堂里的人骤然微吃一惊,不约而同把目光落到慕容丑的身上。“公子不允许女人留在这里的,现在该怎么办?”其中

2020-04-12

慕容丑原本不知道大夫人的用意

慕容丑原本不知道大夫人的用意,只以为她是为了炫耀,为宰相府争光。后来才知道,大夫人的用意险恶之极。这大夫人故意把她会流萤双面绣的事情宣扬开去,为的就是让她在谎言被揭开之后,狠狠

2020-04-12

她是害怕过头了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只知道哭泣。

她是害怕过头了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只知道哭泣。叶宋愤怒地厉声喝道:“混账!你是怎么照顾夫人的,明知她体弱你还放她一人独坐在凉亭边上!万一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你以为你这个贱婢就能

2020-04-12

南枢临走时,笑着的眸子里

南枢临走时,笑着的眸子里,闪过一丝极不易察觉的怜悯和不屑。人一走,沛青对着那些珠宝首饰简直气得不行,拿起来就想扔去外面,道:“不就是一点破首饰吗谁稀罕啊,好像我们买不起一样,我

2020-04-12

纪星遥,你别给我敬酒不吃吃罚酒的!”

纪星遥,你别给我敬酒不吃吃罚酒的!”“……”“你别以为我不敢把你怎么样的!信不信我现在就……”“尹炫南,你干嘛!你放开我——”辛遥的身子猛然被他从地上扯了起来,往沙发那人多的地

2020-04-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