该死!”火浦夏迅速回击,再度往他脸上挥拳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66
  • 来源:好吊妞这里只有精品

  该死!”火浦夏迅速回击,再度往他脸上挥拳。“我说过了,你敢伤樱一根寒毛,我绝不会饶过你。”

  闪过拳头、慕梵离也跟着回击,反正他心情也很不爽,要打是不是?他奉陪!

  “你懂什么!什么都不懂就别来这里乱吠!”他用力挥拳,被闪过,反吃了一掌,他也不甘示弱。很野蛮的往火浦夏脸上一踢。

  被踢中,火浦夏粗鲁的低咒,再度回击,两人的身手不相上下,野蛮的扭打成一团。

  纪悠然闲闲的站在一旁,见他们两人打得热烈,干脆走到酒柜,拿了一瓶龙舌兰,再拿了个酒杯为自己倒杯酒,悠闲的靠在墙边,边喝酒边看着激烈的战况。

  许久,见沙发都被他们弄翻丁,桌子也倒了,两个大男人累得平躺在地上,再也爬不起来了,他才闲闻走上前,低头看着他们。

  “打完了?”

  慕梵离不理他,迳自闭眼喘息,俊庞青一块紫一块的,就连肋骨也痛得要死,让他一呼吸就痛得皱眉。

  火浦夏张眸瞪他,他的情况也没好多少,一样狼狈。

  “这件事是你计昼的?你明知樱是我妹妹,竟然还设计她!”

  “这话可就错了。我是在帮忙呀!”纪悠然微微一笑,俊庞看来僵雅无害。

  “你一直放不下椎名樱不是吗?所以我才请梵到日本接她,当然神影家也是其中一个原因,别忘了,-皇维持着经济稳定,只要经济一乱。世局就会昏乱,-皇可不许这种事情发生。”

  “我不管什么经济局势,我只在乎樱,你们却伤害她,我不能原谅这点。”眯眸,火浦夏的怒火仍盛。

  “这你又说错了,能伤害女人的只有男人,这可不关我们的事,最接近椎名樱的男人可是梵。”换言之,全部的错都在躺在地上的另一名男人身上。

  慕梵离睁开眼,半坐起身,这扯动腹部的伤口,疼得他皱眉。“你可真懂的推卸责任,把罪全推到我这来。”

  “哪的话。”纪悠然仍然扬着笑。“你敢否认你没偷走椎名樱的心?还是要否认你没吃掉人家的妹妹?”最后一句,他故意轻睨火浦夏一眼,果然看到他眯眼,也跟着坐起身,冷眸直瞪着慕梵离。

  慕梵离冷哼,挑晕的扬起凤眸。“我是把樱连骨带皮的全啃得一干二净了,怎样?不爽吗?”

  “你!”火浦夏气得想再揍上去狠打他一顿。

  “好了!”纪悠然伸手制止,不让他们再打起来。“夏,别气了,梵也不好受,认识他这么久,你有看过他这么狼狈的模样吗?”

  是没有,慕梵离向来都以风流潇洒的模样在人们面前出现,可此刻的他却头发凌乱,一张俊庞因刚刚的打斗面泛着青紫的淤痕,下巴还留着几天末刮的胡须,身上的衣服皱得像瓜布,像个流浪汉似的,哪有之前贵公子的模样。

  “你……”火浦夏皱起俊眉。“你喜欢樱?”

  “是喜欢。”没闪避。他直接承认。

  “那为什么伤害她?”

  “我怎度知道我会喜欢上她?”抹去嘴角的血渍,慕梵离不耐烦的撇唇,却扯痛嘴角的伤口,疼得他轻嘶出声。

  “她一开始只是计昼的棋子,我一点也不在乎她会不会受伤,我怎么知道后来会爱上她,要是早知道。我根本不会设计她,你以为我愿意伤她吗?看她伤心难过的模样我心里就好受吗?我不是没解释、不是没挽留,可她却不再相信我了,我能怎么办?”

  他忍不住低吼,烦闷的耙着头发,她伤心的模样还留在他脑海里,让他想了心就痛,而她的眼;泪灼烫他的心,他也不好受呀!

  见他这样,火浦夏忍不住轻叹。

  “樱一向不容易相信人,她第一个相信的人是我,可是我却抛下她,这在她心里留下不小的伤痕,好不容易她肯相信你了,没想真一切又都是骗局,这等于是在她未痊愈的伤口上又划下一刀,也难怪她不肯再轻易相信了。”

  慕梵离不语,只是将脸埋进手心里。

  见气氛凝重,纪悠然轻咳几声,缓缓开口:“对了,椎名樱在外面游荡没关系吧?神影家派的人到台湾了……”

  他的话让慕梵离迅速抬起头,冲上前用力抓住他的衣领。“该死的!这事你怎么不早说!”

  纪悠然的表情非常无辜。“我本来耍说呀!谁叫你们打得那么激烈,我也不好上前打扰……

猜你喜欢

男子吃了一惊,连忙小心翼翼把她的手放下来

男子吃了一惊,连忙小心翼翼把她的手放下来。“公子过来了!”不知谁一声喊。后堂里的人骤然微吃一惊,不约而同把目光落到慕容丑的身上。“公子不允许女人留在这里的,现在该怎么办?”其中

2020-04-12

慕容丑原本不知道大夫人的用意

慕容丑原本不知道大夫人的用意,只以为她是为了炫耀,为宰相府争光。后来才知道,大夫人的用意险恶之极。这大夫人故意把她会流萤双面绣的事情宣扬开去,为的就是让她在谎言被揭开之后,狠狠

2020-04-12

她是害怕过头了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只知道哭泣。

她是害怕过头了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只知道哭泣。叶宋愤怒地厉声喝道:“混账!你是怎么照顾夫人的,明知她体弱你还放她一人独坐在凉亭边上!万一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你以为你这个贱婢就能

2020-04-12

南枢临走时,笑着的眸子里

南枢临走时,笑着的眸子里,闪过一丝极不易察觉的怜悯和不屑。人一走,沛青对着那些珠宝首饰简直气得不行,拿起来就想扔去外面,道:“不就是一点破首饰吗谁稀罕啊,好像我们买不起一样,我

2020-04-12

纪星遥,你别给我敬酒不吃吃罚酒的!”

纪星遥,你别给我敬酒不吃吃罚酒的!”“……”“你别以为我不敢把你怎么样的!信不信我现在就……”“尹炫南,你干嘛!你放开我——”辛遥的身子猛然被他从地上扯了起来,往沙发那人多的地

2020-04-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