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要你的抱歉,我不要——”倏地,女人转头瞪向她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73
  • 来源:好吊妞这里只有精品

  我不要你的抱歉,我不要——”倏地,女人转头瞪向她。“都是那女孩的错,都是她的错,都是她——”

  吓!?

  ***

  “娃娃了娃娃?”罗杰轻拍着她的脸,“娃娃,醒醒。”从刚刚就听她不停呻吟,似是作做了噩梦。

  “不是我,不是……”甄望归低声喊着,小脸布满着细汗,眉尖紧紧拢着。

  “娃娃?醒醒,只是梦,醒来就没事了。”罗杰拧起眉,轻摇着她的肩,“娃娃广是什么梦,竟让她害怕至此?

  “呀!”甄望归倏地惊喘出声,睁开一双大眼,怔仲看着面前的俊颜,可视线却无焦距,脑子犹沉浸在方才的梦境里。

  虽没看清女人的脸,可她眸里的恨意却不停在脑子萦绕……

  “娃娃?你怎么了?”罗杰紧张的看着她,“娃娃,醒醒,看着我!”

  她震了下,眸里焦距开始凝聚,渐渐看清眼前的他,下意识的扑进他怀里,小手紧紧抱着,想借着他身上的温暖驱逐一切。

  “娃娃?”罗杰因她的举动而一愣,可怀里颤抖的娇躯却让他眼眸一柔,张手环住她,“做噩梦了?”

  甄望归没有回话,一张小脸紧紧埋进他怀里,嗅着他身上的气息,听着他平稳的心跳声,急遽的心跳也渐渐平缓。

  “别怕,只是梦而已。”见她如此依赖他,罗杰不禁微微笑了,轻抚着她僵硬的背,柔声安抚她的情绪。

  她闭上眼,让他的气息包围住自己。他温柔的嗓音渐渐安稳她的心,唇瓣不禁勾起一抹满足。

  “王,飞机待会就要在希思罗机场降落,请您……”凯森走进头等舱.一见到相拥的两人,立即停住脚步,蓝眸怔然。

  突来的打扰让甄望归愣了下,急忙张大眼,这才发现自己做了什么蠢事。

  她赶忙跳离罗杰的怀抱,小脸涨得通红。

  “我、我……”她结结巴巴的,丽颜绯红,一双眼乱瞟着,就是不敢和人对视。

  天!她在做什么?竟然窝进他怀里,还一副小女人的模样?啊啊,谁来把她杀了!

  “我知道了,你先下去吧。”说话间,罗杰眼底漾着笑意,直盯着那张排艳小脸。

  “是。“凯森望了两人一眼,恭敬的退离。

  霎时,头等舱里又只剩下两人。

  甄望归揪扯着手指头,眸子乱转,胡乱找着话题。

  “呃,英国要到了喱?”呜,她在问废话吗?刚刚凯森就已经说待会就要降落了。

  见她不知所措的表情,罗杰不禁轻轻笑了,可一想到她方才的恐惧,笑容微敛。

  “做了什么梦?让你害怕成这样?”那细细呻吟令他印象深刻,他还是头一次见她这么恐惧。

  经他一提醒,甄望归又想起方才的梦境,不由得暗暗打了个颤。

  “没,只是个噩梦。”可那梦却好真实,仿佛她曾亲身体验过。

  “是吗?”罗杰眯起眸,审视她脸上的神情,觉得她似乎有一丝隐瞒,“只是个噩梦会让你害怕成这样?”他想起之前她在房里啜泣,似乎也是因梦境所引起。

  “嗯。”甄望归观了他一眼,心口因他的注视而坪然,小脸上的绯色染得更艳

猜你喜欢

男子吃了一惊,连忙小心翼翼把她的手放下来

男子吃了一惊,连忙小心翼翼把她的手放下来。“公子过来了!”不知谁一声喊。后堂里的人骤然微吃一惊,不约而同把目光落到慕容丑的身上。“公子不允许女人留在这里的,现在该怎么办?”其中

2020-04-12

慕容丑原本不知道大夫人的用意

慕容丑原本不知道大夫人的用意,只以为她是为了炫耀,为宰相府争光。后来才知道,大夫人的用意险恶之极。这大夫人故意把她会流萤双面绣的事情宣扬开去,为的就是让她在谎言被揭开之后,狠狠

2020-04-12

她是害怕过头了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只知道哭泣。

她是害怕过头了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只知道哭泣。叶宋愤怒地厉声喝道:“混账!你是怎么照顾夫人的,明知她体弱你还放她一人独坐在凉亭边上!万一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你以为你这个贱婢就能

2020-04-12

南枢临走时,笑着的眸子里

南枢临走时,笑着的眸子里,闪过一丝极不易察觉的怜悯和不屑。人一走,沛青对着那些珠宝首饰简直气得不行,拿起来就想扔去外面,道:“不就是一点破首饰吗谁稀罕啊,好像我们买不起一样,我

2020-04-12

纪星遥,你别给我敬酒不吃吃罚酒的!”

纪星遥,你别给我敬酒不吃吃罚酒的!”“……”“你别以为我不敢把你怎么样的!信不信我现在就……”“尹炫南,你干嘛!你放开我——”辛遥的身子猛然被他从地上扯了起来,往沙发那人多的地

2020-04-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