话说到一半,他却立即停住,歉疚的低下头,跪下身子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73
  • 来源:好吊妞这里只有精品

  话说到一半,他却立即停住,歉疚的低下头,跪下身子。

  “王,您一定已经知道一切了吧。”凯森闭上眼,自动请罪,“这一切都是我做的,亚瑟爵爷的死也跟我有关,还有希雅……”

  “凯森,够了。”罗杰出声制止凯森的话,“你想为谁担罪?这么做值得吗?”

  “我……”凯森张口,却哑然无言。

  “王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罗卡拧起居,威严的脸庞满是疑惑地看着罗杰。

  “我想道应该问夏莉……不,是希雅才对。”罗杰冷冷看向“夏莉”,寒声说道。

  “罗、罗杰,你在说什么?怎会提到姐姐?”夏莉一脸无辜的看着他。

  “希雅,够了,你不用再装了。”罗杰伸手自怀里拿出一张纸条,“这是我在娃娃房里发现的,双胞胎姐妹即使面容一模一样,不可能连字迹也一样吧?”

  “王,您说什么?”听到罗杰的话,罗卡不敢置信的瞪大眼。

  他走到罗杰旁边,接过他手上的纸条,一看到纸条上的笔迹,老手不禁颤抖。

  “这……这是希雅的笔迹没错……”他瞪着眼,缓缓看向夏莉。

  “你是希雅,那……那当年的那具尸体不就是……”罗卡张大眼,却不敢继续说下去。

  “没错,是夏莉。”夏莉……不,该说是希雅,阴冷的瞪着他们,毫不在乎的道出一切。

  “都是这婊子的错,她不该抢走罗杰,罗杰是属于我的,我爱了他好久,从小就希望当他的妻子,都是你,若不是你抢走罗杰,罗杰才不会变心。”希雅愤恨的瞪着甄望归。

  “看到你们甜蜜的模样,我就好恨,站在罗杰身边的人应该是我,而不是你,你竟敢笑得那么开心,那我就让你笑不出来,哈哈……”说着说着,她尖声笑了。

  “你、你疯了!”甄望归不敢置信的看着希雅。为了报复她,她竟杀了自己的亲妹妹!?

  “谁疯了?”希雅瞪着她,“夏莉本来就该死,她以为我不知道吗?她也喜欢罗杰,呵,还常常梦想当罗杰的妻子,她休想!罗杰是我的,刚好,我借这个机会杀了她,嫁祸给你,再取代她的身份,真是完美无缺的计划。”

  “那叔叔呢?也是你杀的?”罗杰冷着表情,寒声问道。

  “没错,谁叫他想对你不利,还妄想当上兰特尔王国的君王,真是自不量力。希雅冷冷一笑,“所以我趁他在房里不注意时,一枪——砰。”她做出开枪的手势。

  听到她的话,甄望归瞪大眼,“那么,是巧合了?”也就是不关凯森的事了?

  “那为什么凯森你要杀我?”她看向凯森,却看到凯森满脸惊愕地看着希雅。

  “你……不是夏莉?”凯森惊愕地看着希雅,不能相信他所听到的一切。

  他竟为了这个杀了夏莉的恶毒女人,拿枪对着王所爱的女人!?

  “哈哈——”看着凯森,希雅大声笑了,“我就知道,只要装可怜,你这傻瓜就会同情,继而做出蠢事,可惜,却没成功的杀掉她。”说到此,神情又转为阴狠,直直瞪向甄望归。

  “不过!到此为止了。”缓缓的,她从怀里拿出一把枪,枪口对准甄望归,“你的命该结束了。”

  “希雅,住手。”看到女儿疯狂的行径,罗卡厉声吼着。

  “要杀她,就先杀了我吧。”罗杰用力抱住甄望归,俊颜直视希雅,毫不畏惧。

  “王?”凯森赶忙站起身子跑向他,却在罗杰的眼神示意下停住脚步。

猜你喜欢

男子吃了一惊,连忙小心翼翼把她的手放下来

男子吃了一惊,连忙小心翼翼把她的手放下来。“公子过来了!”不知谁一声喊。后堂里的人骤然微吃一惊,不约而同把目光落到慕容丑的身上。“公子不允许女人留在这里的,现在该怎么办?”其中

2020-04-12

慕容丑原本不知道大夫人的用意

慕容丑原本不知道大夫人的用意,只以为她是为了炫耀,为宰相府争光。后来才知道,大夫人的用意险恶之极。这大夫人故意把她会流萤双面绣的事情宣扬开去,为的就是让她在谎言被揭开之后,狠狠

2020-04-12

她是害怕过头了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只知道哭泣。

她是害怕过头了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只知道哭泣。叶宋愤怒地厉声喝道:“混账!你是怎么照顾夫人的,明知她体弱你还放她一人独坐在凉亭边上!万一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你以为你这个贱婢就能

2020-04-12

南枢临走时,笑着的眸子里

南枢临走时,笑着的眸子里,闪过一丝极不易察觉的怜悯和不屑。人一走,沛青对着那些珠宝首饰简直气得不行,拿起来就想扔去外面,道:“不就是一点破首饰吗谁稀罕啊,好像我们买不起一样,我

2020-04-12

纪星遥,你别给我敬酒不吃吃罚酒的!”

纪星遥,你别给我敬酒不吃吃罚酒的!”“……”“你别以为我不敢把你怎么样的!信不信我现在就……”“尹炫南,你干嘛!你放开我——”辛遥的身子猛然被他从地上扯了起来,往沙发那人多的地

2020-04-12